便利貼—假慈悲

大風吹!
吹什麼?
吹!那個沒有穿內褲的人。

夜半雷雨滂沱,腦中有個關鍵字縈迴不去。文言一點說是「偽善」,白話文叫做「假慈悲」。

我們都想做個好人,沒有人想當壞人,好人會受肯定、稱讚、喜愛甚至敬重,壞人會被貶低、孤立、仇視甚至被抓去關。好人的再高一級,是「善人」,善人的更高一級,是「聖人」。

同理心與分別心

對我來說,好、善、聖是一條大約60度的陡坡,不容易爬,很容易喘,還很害怕隨時會掉下去。

聖經有一個很有名的「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路加福音十25-37),我每次讀的時候總是會想像:那個被強盜打得半死的人是什麼人?看見這個被打得半死的人就從對面走過去的祭司、利未人心裡會想什麼?那個「動了慈心」的撒馬利亞人又在想什麼?然後,這個比喻到底要告訴我什麼?

坦白說,由於經驗的局限性,我對跟我有類似經驗的人比較容易同理、接納,如果經驗差異頗大,我只能勉強用我所受的道德規訓去假裝自己理解;而親疏遠近也很關鍵,如果是至親好友就無論如何勢必要挺到底,如果是陌生人,那個慈善的動機說穿了其實是為了自己。

所求的不過是真實

然而,最弔詭的是,理想與現實的差距,腦子裡想的是博愛的善,心裡面卻是自私的惡。尤其是遇到和自己經驗類似的人,聽聞對方的痛苦掙扎,我並不如我理想中的「動了慈心」,反倒是動了批判的心:「我跟你一樣,都遭遇過這些,我都挺過來了,你為何還沉溺?」「我這麼努力過了,你怎麼就不努力一點?」

認清了這條坡路的險峻,也才鬆綁鬆了一口氣。不懂就說不懂不要裝懂,沒有同理就不要假裝同情,因為對方並不需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