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貼—誇讚

什麼是公平?每個人的定義不同,衡量公平的那座秤也是自由心證。

對我而言,付出和收穫可以對等(不見得有對價),心裡感覺平衡,即是公平。

單純付出不求回報的人,旁人或許恭維他是聖人,或許譏嘲他是傻瓜,無論是聖人還是傻瓜,都是凡人,是凡人,最終仍舊要斤斤計較。

記得精神科醫師鄧惠文談過,即使是夫妻,再怎麼情深意濃,年久日深彼此也會在心中默默長出一把尺,衡量對方對自己對家庭的付出,和自己的付出是否差不多。今天在臉書看到一則故事,大意是說有個妻子操持家務,多年來無怨無悔;直到某一天丈夫抱怨一個杯子沒洗,妻子從此只在丈夫進家門之後才開始掃地拖地洗碗晾衣服。

是的,我不要做白工。

同理,在職場上也是一樣。

年輕時對於某些同事趁老闆不在的時候打混,老闆一回來就拚命裝忙,總打心底不屑;現在才知道力氣要用在對的時候對的地方。如果可以演得很自然,就是人家的本事。

在家務上,我和鐵粉沒有刻意分工,但有各自同意的默契。比方說我很討厭洗碗,於是備菜煮菜就我來,吃飽喝足之後就由他收拾(即便他的廚藝不比我差);我很容易閃到腰,於是掃地吸塵就是我,拖地就是他。各自都覺得OK,互相沒有怨懟就好。

有一次他刻意用除垢劑把廚房的不鏽鋼流理台和水槽刷得波亮,我沒特別注意到,隔天察覺他悶悶不樂,逼問之下他才說了,「喔,原來是要讚美來著。」我心想。於是我就對他說:「好乾淨喔!給你三個蘋果五顆星!」然後他就心滿意足寫功課去了。

誇讚其實是窮人的糖果,我給不起豪宅,給不起名車,給不起貴重的禮物,也沒有鉅額現金,誇讚就是最剛好的砝碼,挽救即將失衡的天秤。不過,也是因為鐵粉生性樂觀,單純沒有心機,口頭的誇讚可以滿足他;但我就不是這樣了,我是個自帶烏雲的人,以前在學或工作時收到的誇讚往往讓我無所適從不知該如何回應。如果那個誇讚合理(比如我考了一百分),我就會擔心下次沒考到一百分對方會失望;如果那個誇讚名實不符,我可能會懷疑對方的動機,或甚至猜測對方是不是在說反話。

現在我學會的是,誇讚不一定要帶著面具,它可以純粹是感謝,表示我看到你的努力你的付出了。

對症下藥又恰如其分的誇讚,絕對是真功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