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養寺因緣-佐毘賣山神社

日本山陰地區石見銀山的守護神「佐毘賣山神社」,當地人您的稱乎祂為「山神先生」。神社裡的主祀神是礦業之神「金山彥命」,同時合祀大山祇神。
石見銀山大規模正式開發採銀礦,大約從西元1562年左右,博多的豪商神屋壽禎的投入開始。但回推至218年前(西元1308年)左右,當時周防國大名「大內氏」第23代大內弘幸拜訪石見國時便有採銀的紀錄。大內氏同時是紀錄上,防守石見銀山的要塞「山吹城」的築城者。山吹城建在要害山山頂上,約莫西元1308年左右興築。

佐毘賣山神社裡所祭祀的金山彥命,是從美濃國(岐阜縣)南宮請到島根縣益田市的「佐毘賣山神社」那裡再請到石見銀山的,時間點大約在西元1434年。據傳,大內氏赤續投入當地的採礦及開發工作。室町幕府第六代將軍足利義敦命大內氏於1434年請來「金山彥命」為主神祀創建「佐毘賣山神社」。因為礦山的發展受到代代當權者的重視,神社也持續受到重視,包含尼子晴久、毛利元就、石見銀山奉行大久保石見久、奉行竹村丹後守…等,代代守護、擴建,直到西元1700年前後,完成了現在的「佐毘賣山神社」的規模。至江戶時代,神社兩度遭到火災,兩度都完成重建。
西元1603年,又一場大火燒毀3000個末祀社;之後,西元1818年,拜殿失火,神官為了保護「御神體」也死於火災。這場對石見銀山守護神造成大災難的大火,也對公家、礦業相關者、及當地住民帶來一定的挑戰,盡力想要延續的繁榮與發展,變得愈來愈難存續。約100年後礦山關閉,隨著時間流逝緩慢衰亡。

佐毘賣山神社的宮司家是「山城家」。山城家是尼子氏與毛利家爭奪山吹城最後一場戰役中,尼子家的守城將領-越中守本城常光的後裔。代代相傳的神社神官與社家一起守護神社。到礦山關閉後,山城家與社家的角色曾一度趨於模糊。據我(作者)所知,山城家的後代,在戰後時期,都會在上學前,前往拜殿進行擊太鼓、頌大拔詞、祝詞等這些日常日課。神道教的基礎是自然信仰,每年11月會舉辦「新嘗祭」,就是以當季採收的野菜如芋頭等供奉給神明,感謝神明的照拂與賜予收成。此時,神社的巫女也要守持扇與鈴跳「蒲安之舞」來奉納神明表達感謝之意。在人口大量流出尚未回籠的戰後,要維持這些事情是很辛苦的。還有,每年的年初年末都要忙著準備「御手傳」等各種神事。年末時要準備洗乾淨的米供奉給神明,並將供奉過的米裝在印有神社名稱的袋子裡,分送給各個氏子家。年初時,要準備鏡餅供奉、節分時要在拜殿撒豆祭祀…等等。這些工作通常都由山城家的小孩們,依照他們代代相傳的方式來完成。

終戰後,昭和20年代,當地的大森小學校第一次一個年級有40個左右這麼多的學生。山神先生的附近多了好多小朋友,地區裡這些山啊川啊都成了孩子們的遊樂場所。代官所遺跡的對面,現在是停車場的那個地方,明治30年時蓋了一棟新的2層樓的洋館作為校舍。從銀山地區到大森町這一段路大概有4公里,沿路有許多花草景色,透過這些景緻可以享受到四季變換的樂趣。暑假時,孩子們會聚集在山神先生的「神樂殿」,一起在神社境內遊樂、做他們的暑假作業。

江戶時代,神社在每個月的一日、十一日、二十八日都會舉行「盛山祈願祭」。而一月一日的「山入式祭」因為有代官等眾人一起參加,是最盛大的一個。此時,代官所帶領的祭祀行列,由2位帶著槍袋的同心做前導,之後跟著領隊代官、之後則有在地的公家人、負責各組礦工作業的組頭、對於礦山作業或開發有功、有關的各方關係者等多方人員。依據舊文書記載,到了江戶末期,這個祭祀發展出更大規模的「祈願祭」在正月的前3天連續舉行,全國奉祀礦山神「金山彥命」的神社關係人都會前來一起參加。

之後,代官所和相關寺廟也有同樣大規模的祈願祭祀。
代官所相關的寺廟,位於町中的有中市地區的真言宗觀音寺(建在岩石山上),銀山地區的的曹洞宗龍昌寺。龍昌寺同時也是石見銀山三十一代代官川崎平右衛門家的墓所所在地。龍昌寺目前已經遷移到大田市內的久利町。

昭和38年(西元1963年),以三瓶山主峰為中心包含石見銀山地區,成立國家公園。

…………………………………

石見銀山佐毘賣山神社數百年來幾經災毀、幾經修整,近年來老朽化愈加嚴重,修復的需求愈加迫切。在地長年奉祀神社的人們、佐毘賣山神社守護會、大森町關係者及相關行政單位公家人員,同心協力多方募資,希望能善加修復佐毘賣山神社,將這個重要的遺產繼續流傳給後世子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