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叛逆期的煩悶

好朋友離開了。悼念文在臉書上瘋狂流動,因為太突然了。COVID-19讓她在24小時內突然離去。她一直都居家上班、寧願用掉年假都居家上班,直到上週被要求進公司開會。

我們正在面對一個很挑戰狀態:難以捉摸的病毒、閃不過的傳染病、技巧高超農場文的煽動式攻擊、無腦名嘴藝人自以為人道還是專業的亂文亂語,能夠穩住的方法,只有持續冷靜居家、做好能做的事、重新學習思考,不要被自身的恐懼、與被操弄的恐懼打敗!

台灣的辛苦在於,對國際而言,我們是也不是一個國家;一旦碰上國際事務需要付出,我們就是國家、一旦是國際資源分配需要協調,我們就不被當作國家。這狀況也不是一天兩天,只是,疫情攸關性命,可見的不公平與恐懼,全都更加明顯;當然,那個一直阻撓我們的鄰居,動作也愈明顯。

這些令人煩悶的林林總總,雖然來自各種正在發生的事件、煩悶感卻是熟悉如1989前前後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