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犬村兔京都樂高行 怎都是抹茶和別急別急的興聖寺之段

村兔在家看了京都人的私房雅趣,突然對著興聖寺場景問村犬:
「這是京都嗎?我想去!!!」          於是我們在台灣便定下了「宇治」這個行程

為了村犬村兔的和平相處 照例讓村兔自然醒,已有前例,村犬裝死不做早餐,出門吃!
關於食物,村兔總說「都好」。但其實這僅限村兔奶奶做的,才真的「都好」。出門在外,村兔就是不提建議,只負責要或不要。早餐想求便利,選擇咖啡店…
殊不知,去過的不去、英文名的連鎖都不進,車站前巴士中心的進進堂嫌位子爛,最後選了京都連鎖小川咖啡…
嗑了歐姆蛋沙拉三明治+鬆餅,再與樂高小人玩,總算是開開心心上了JR奈良線,車上還遇到2位來自台灣的姐姐,村兔樂開懷。

JR宇治站一出站,大棵櫻花就在眼前,村兔哇哇哇的花好漂亮啊….村犬此時沒翻白眼,心裡只笑想:
「昨日六角堂觀音保佑,今天應該順利…」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豔陽天轉到烏雲密佈,就從伊藤久佑衛門茶屋門口那「宇治金石聖代」模型開始!

   

村兔不吃抹茶、對紅豆也不甚喜愛。但看到聖代還是想吃,因此村犬開始詢問非抹茶口味。伊藤久沒有、往前走兩步的中村藤吉本店,有焙茶口味冰淇淋,村兔自然不會要。此時村犬只覺得再找找一定有…因此便領著村兔一路說笑往平等院參道口走。這條最早的老街店變多了,想當然爾家家陳列都是「抹茶XXX…」村兔邊走邊碎念,從一開始的
「太誇張了吧!!都是抹茶…」
「天啊!我不要抹茶!!!!」
「這裡是抹茶鼓獸聚集的基地嗎??」
之後演變成 生氣、跺腳抱怨的
「唉唷,怎麼都是抹茶啦……」
然後到了參道口時,已經是邊走邊哭邊抱怨
「為·什·麼·都·是·抹·茶!!!」

村犬於過程中的說明與最後發飆之段,略過…

之後在中村藤吉參道分店買了牛奶口味霜淇淋。說好旁邊兩顆白玉,有一顆是村犬的,村兔不愛的紅豆也全數歸村犬。
偶包很重的村兔還要坐下吃(人家霜淇淋就要邊走邊吃說….)逼得村犬只好買四顆章魚燒。結果,村兔嗑掉兩顆白玉不說,突然一句:「這紅豆好吃欸….」。是囉,村犬最後只吃了章魚燒…..

   

吃完牛奶霜淇淋及好吃紅豆泥後,便蹦蹦跳跳要奔往河邊。殊不知宇治川並不是賀茂川那種浪漫河,是個河寬水大浪鮮明,能有發電廠的大川。失望的村兔,當然不會甘願的隨村犬去平等院。

村兔:我現在不想去
村犬:但我很想去
村兔:可是我想先去過橋…有好多橋…

X的,村兔提出明確可執行的需求!不能不理!好吧。村犬轉念盤算:「維持和平,然後先去興聖寺」

於是村犬領著村兔從平等院口切進東海自然步道,走喜撰橋到塔之島,再走朝霧橋過到宇治川東側,然後沿河前進,經過發電廠修的聯絡橋,一路就能到興聖寺琴坂口。

不要以為這一路寫來沒幾個字。村兔可是每橋必趴、每橋必停;讚嘆河川壯觀、詠嘆河景美好、不斷說著
「這橋古老嗎?」
「我還沒看夠..不要走….」
「啊~好漂亮啊…好漂亮啊…..」
(村犬打從心裡不相信村兔是真心的….他只是想阻礙村犬看寺看院…..)

到了宇治川東側,舉凡有階梯,村兔就要下到水邊….坐在河案看個半天、或者想辦法偷丟個石頭、在河邊撿個樹枝搭小橋、然後追問可不可以釣魚?然後時不時穿插一下:
「這裡的櫻花比較多耶」

當天最後的最後走在宇治橋上,村兔一樣走走停停,持續讚嘆河的美好。村犬忍了一天還是忍不下去了便問:「河是怎麼個漂亮?」
村兔:「就是漂亮啊」
村犬:「怎麼個漂亮法嘛????」
村兔:「嗯~就那個啊….」(指著水面)

村犬忍住白眼:「回去要形容給你爸媽和奶奶聽,你要怎麼形容?」
村兔:「就是…那個波浪這樣動啊…還有那個樣子/紋路..啊…」(靠….連紋路都出現啦….)

  

是說走著走著,總算是來到琴坂。村犬相當開心,立馬轉入,一路進寺廟,村兔異常認份守規矩,進到廟內參觀,自動展現了6天來最安靜的一次。村犬大喜
「總算可以享受安靜參觀」
殊不知村兔立馬應用前兩天學會的「參觀順路」,抓村犬隨他一路走….到了禪房,村犬正要拍照,村兔不知為何堅決反對….
(村犬可是拍空景耶…真的管很寬…) 村犬不理硬拍,村兔竟責備村犬「不應該」。

回頭在法堂,主持誦經、村兔自動雙手合十,拜了三拜,再躡手躡腳離去。
出來穿好鞋,走到庭園,照例巡視一圈,然後跟門口日人說了 ko-ni-ji-wa,聽了人家說他可愛、再演一下不好意思後
滿意離去,離去前說了句:「這裡不錯!!」

  

「是非常棒吧!而且,你這兔崽子憑什麼….」村犬超想從村兔頭上巴下去。。。

逛完興聖寺下琴坂時開始喊餓,村犬便提議
「出了琴坂右轉有家小店,先看看有沒有不是抹茶的飯能吃」
村兔應該是有聽沒有到,看到店,直接推門走入、坐下

村犬開口打招呼,來了兩位年約60多、70多的氣質阿姨。得知村兔不喜食抹茶味食物,和善的問:「想吃什麼?奶奶看看能不能做!!」

村犬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村兔牢牢坐著、奶奶又一直說日文哄他(小人真是可怕,聽不懂確也知道人家在哄他..)
村犬只好用破爛日文幫村犬表達….(奶奶一直問村犬、村兔說什麼…唉…)
400日幣、村兔特餐!!!!

村犬人再好,也不會過平等院不入,更合況修復過的鳳凰堂還沒看過,因此,下午3:30村犬把村兔領進平等院。
剛進平等院,村兔指著鳳凰堂:「為什麼圍住了?我要進去那一棟!!!」村犬心裡  OS: 不是說不要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