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川町遊學記—文化體驗

學校安排的文化體驗課,我上了陶藝、茶道、昔の遊び ,寫真教室和寫真甲子園映畫觀賞就沒有去參加。

陶藝課–我們都來自塵土

之前寫過,東川町跟日本其他區域一樣,都有青壯人口外流、老齡少子的處境,政府實施了一些獎勵措施,加上自然資源吸引,有許多中年/退休夫妻選擇移居東川町,經營陶藝、木工、烘焙、咖啡館、餐廳等,這次的陶藝課,就是由「理創夢工房」的滝本宣博、滝本のリ子老師負責教授。

我們這期冬季班的同學如果全部參加的話,總共會有56個學生,所以陶藝課自然不可能像電影《第六感生死戀》那樣,製作陶藝的前置和收尾作業都交給老師,我們只要做過程中間最好玩的部分(設計、上色、壓模)就好。

我在台灣上過木工課、拼布課、皮件課,陶藝課倒是第一次。參加者都是做26cm盤子,差別只在繪製圖樣、上什麼顏色、要壓成淺盤還是深盤(模型很像帽子)。

小點點是有色的陶土,可以壓入裝飾。
壓模,要壓得均勻,力道也要控制。

在大家各自發揮創意做畫的時候,我一直想到《我們由奇蹟構成》(對,又是這一部日劇)劇中的爺爺是做陶藝的,第一集,當小時候的男主角不小心手滑把爺爺的作品摔到地上,看戲的我正想著:「哇咧這下糟糕了,爺爺會怎麼教訓他呢?」沒想到爺爺只對男主角說:「要怎麼讓這個陶碗繼續發光?」(我的理解和翻譯不太一樣),然後我們觀眾就看到長大後的男主角把這個破掉的陶碗當作烏龜的臥房了。

這是我做的點點盤。(之後老師會幫大家燒好,我的成品用海運寄回家,目前還不知在哪流浪)
《我們由奇蹟構成》

茶道課–跪坐實在很難持久

茶道課因為我聽不懂老師說什麼,很可惜沒辦法分享日本茶道的博大精深給大家,我只是吃了好吃的茶點,再有樣學樣地接過茶碗、行禮、喝下一大碗抹茶。

昔の遊び–童年已經好遙遠

昔の遊び課是我的日語班老師小林先生上的,他先教我們折紙,折了很像武士頭盔的帽子、吹氣就會膨脹的球、祈福的紙鶴,再講解竹蜻蜓的做法,示範怎麼讓竹蜻蜓飛起來(但我怎麼搓就是掉地),最後讓我們玩傳統的五十音牌(小林老師說以前的媽媽常用這種紙牌訓練孩子識字)。我們有撲克牌,沒有注音,不過我倒是想起小時候很愛用撲克牌玩釣魚遊戲,考記憶力。

淺嚐即止的日本文化體驗,還是很開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