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XX和解—放棄控制

養貓20年,之前專注工作,只是盡貓奴責任,沒有太留意貓的成長,直到去年加入一隻幼貓,才意識到某些奧秘。

拍下牠這張照片傳給鐵粉,鐵粉回:「哇門踢~哇門踢~」,愣了三秒翁立友的《我問天》旋律跑出來,點開MV跟唱了一遍,不由得想了一些事。

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自以為理性的人。偶爾在自我嫌棄、不滿意現狀的時刻,我會自問:「究竟是從哪個點、哪個十字路口,我做了什麼選擇╱決定,我的人生才開始歪╱壞掉的?」

我深信,如果我現在的處境不理想,或是某件事情的結果不如預期,那一定是我誤判、做錯決定、做得不夠好,不管那個失誤是因為無知、愚蠢、懦弱、莽撞或是思慮欠周。

也因此,過去每當看到長輩在小孩跌倒時拍打地板,或是聽到有人哀嘆命運創治(捉弄)時,我都會非常不齒,甚至出言糾正:「那是你自己做錯選擇,不干命運的事。」

在工作上,我們受的相關訓練、學的類似道理已經太多:事前要做好妥善的規劃準備,計畫書可以洋洋灑灑幾十頁,計畫不只A還要有B,辦活動要有雨天備案,活動正式登場前一定要預演rehearsal,計畫結束後不論順利與否,也一定要有檢討會議或報告。

一切的努力和準備,都是為了避免出包、防止失控的情況,不做一定砸鍋,做了若萬一還是砸鍋至少可以寬慰自己已經盡力,給別人(上司、客戶)一個交代。「人生唯一不變的就是變。」這句話即便聽到爛,仍然改變不了我們對變化╱意外的恐懼,克服不了這種恐懼伴隨的不安全感。

現在才真真切切地意識到,想要做對選擇、下對決定並確保事情發展都在我的計畫和控制之內,那是一種驕傲,誤以為自己全知全能的驕傲;而即便你思慮周詳,也做了萬全準備,事情還是有可能因為他人的因素,發展到一個不如你預期甚至失控的地步,我的不齒,來自於無視他人也有自由意志的驕傲,我的痛苦,來自於無法寬容別人的失誤。

在這個時候,「我問天我問天,甘會凍麥創治~」(我問天我問天,能不能不要捉弄我~)或許是一種溫柔的慈悲吧。

#說到不受控,小貓是箇中能手。牠會因為想跟你親近而咬痛你的手指腳踝,想跟你玩耍而把你的大腿當樹爬,但當你想抱牠、想幫牠剪指甲的時候卻一秒掙脫;牠會因為興奮爆衝而打翻你的茶杯、撞碎你流理台上的玻璃杯;牠會因為本能而抓爛你的沙發和新衣服卻對你精心準備的貓抓板不屑一顧。如果缺乏親密和熱情互動,養狗就對了;貓完全是生來挑戰你的控制慾的,你只能等待,等待牠來主動蹭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