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XX和解–日常練習

最近常常在想,有沒有一個人愛你可以愛到完全地接納你?不管你說什麼話、做什麼事、有什麼念頭(even是多麼荒誕無稽),都能夠完完全全地認同、甚至支持你?

目前的答案是沒有。不管是多麼親的家人朋友,都不可能有,因為連自己都會質疑/反對/批判自己。

於是我想到可以來做一個練習。

每當自己想到什麼、有什麼念頭/感受的時候,第一時間要做的是和它「對望」,就好像它是一個朋友,跟你約在咖啡館,你們點了咖啡、蛋糕,面對面坐下來,聊聊。

先不急著用過去受挫/失敗的經驗,或是學到的知識/常識來否定它。

給它一點點時間,從模糊、輪廓顯現到成型。

問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有這種感覺?它可能來自於哪裡/何時?留下了什麼影響?當時的情況符合現在此刻當下的情況嗎?如果是,可以有什麼方法改變嗎?如果不是,那麼我在害怕什麼?

朋友A最近想養貓,立即收到一致性且壓倒性的反對。

A身邊親人的反對原因不外是:養貓很麻煩又花錢;家裡有小孩會過敏;小孩都照顧不來了還要多照顧貓實在是給自己添亂給別人找碴;萬一養死了不是殘害無辜生命?

這些原因都合情合理,但不一定絕對。有的是聽來看來的別人的經驗,有的是自己根深蒂固的成見,有的是對於(家裡成員多一隻貓)可能帶來的問題/麻煩/花費所產生的厭惡,這些都不是A可以改變或說服的,即便A再三保證不會讓這些問題/麻煩發生。

身為A的朋友,我感受到的是A因為想養貓而受到質疑、不信任和指責:質疑A的判斷、不信任A解決問題的能力、指責A沒有把小孩照顧好。

回到自己。

我看著我因A的情況所產生的情緒:對A親人的生氣、想幫A說服親人的慾望、說服不了的挫折感、希望A親人終究可以接受並愛上家裡有貓這件事的念頭……,練習將它們一一安置、歸檔。
就好像把它們放上一只小紙船,放入湖中,看著它們慢慢漂流、漂走、遠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