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川町遊學記—修了感言

送走一個月期程的姐姐們之後,很快地,就輪到我們一個半月的同學畢業了。即便一個半月的同學只剩下10位(一對香港夫妻、四位中國同學、兩位韓國大叔和兩位台灣同學包含我),學校還是鄭重其事、行禮如儀地操辦閉講式,逐一詢問歸國時間和方式,是否需要搭乘接駁車到旭川機場或旭川車站,然後在閉講式上頒發修了証書,讓我們每個人都發表感言,拍畢業大合照,再讓我們在離開前收到照片。

學校委託鈴木工房訂製的特別町民認定書。

除了來自中國的一位媽媽日語程度好到代表畢業生致詞之外,其他同學多半用著生澀靦腆的單字說感言,老師們很有禮貌地專注傾聽,點頭微笑,我說:「東川町很美很安靜,老師們溫柔親切,希望有機會再來。」

回到台灣的某天,我跟鐵粉走在人行道上,我猛地一把拽住鐵粉的胳臂,鐵粉被我嚇到問我怎麼了?我很淡定地回答:「沒事,閃狗屎。」

然後突然就回想起在東川町,我沒有見過任何一坨狗屎。倒不是人行道都被大雪覆蓋的關係,而是連一隻流浪狗貓都沒見著。唯一一次看過狗,是被一位妙齡女郎牽著遛。

日本很大,我也只去過東京、名古屋、京都、沖繩、金澤、富山、北海道的幾個點而已,不能武斷地說什麼;更不想認為外國月亮比較圓、日本樣樣比台灣強,只不過在某些點上,我好奇文化和態度如何影響人們的「品」(我沒有打錯字喔)。

記得曾經看過一段影片(https://youtu.be/Vg8EG94g-oU),大意是說讓北海道女學生看蟑螂,她們以為是獨角仙還覺得很可愛。看影片當時覺得這應該是綜藝節目做笑果吧,等到真的在東川町生活,別說是蟑螂,連家裡經常出沒、防不勝防的螞蟻、果蠅、蜘蛛都沒見過。(所以我才能放膽吃甜食吧)

還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學校畢業前,我為來跟我會合的鐵粉預約了故鄉交流中心(ふるさと交流センター)的免費住宿(這是成為東川特別町民的福利之一,詳情可洽東川町役場交流促進課)。規定是15:00後Check in,於是我很自然地在14:45到辦公室準備拿鑰匙,承辦人員要我15:00再來,我本來想說拿了鑰匙再拖行李走過去也差不多15:00了,但承辦人員就是很禮貌但態度堅定地拒絕我。不得已我只好回宿舍坐到15:00再去辦公室。終於順利拿到鑰匙後,我想了很久,為什麼他們要這麼不近人情、不能通融一下嗎?

如果這不是因為我來自台灣,而是他們一視同仁的處理方式,那麼我很希望他們能夠堅持下去,即使天皇老子來施壓也不要放水,即使世代交替後的年輕人也要這樣不妥協。拿鑰匙的時間只是一個枝微末節,但關係到後面處理門禁、房務的其他工作人員;拿鑰匙可能沒有涉及人身安全,但若類推到其他工作領域,比如建築工事、消防安檢、工廠作業、運輸安全……等等,一個枝微末節的放水、通融、僥倖,很可能造成整體的崩壞。

當然,日本不是樣樣好樣樣強,即使如雪印這樣的大公司也發生過造假,但在這個「我們與惡沒有距離」的時代,我在東川町感受到人是可以有選擇、有信念、有堅持的。

捍衛食安要來真的:那一年,日本民眾讓造假的「雪印公司」破產
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foodsafety/1534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